SU.SUGA_

微博:纤雨_
飞咻不入流写手

【飞咻】金警官和他的囚猫乱七八糟的日常(5)







关于职业


21.

金警官是一位特警队员,对,就是那种出勤特殊任务能拿枪带手铐的。曾经的金警官因为某次任务临危不惧的出色表现收获了一大批女同事的青睐。

警官直到现在也因为那件事沾沾自喜。闵玧其也听过好几次他激情澎湃的吹嘘他自己的丰功伟绩,当时闵玧其只是冲着金泰亨翻了个白眼,金泰亨也就自讨没趣的转头去工作,嘴里还嘟囔着“哥哥都不爱我了”之类的幼稚发言。

实际上,闵玧其是打从心底为他骄傲的,你也知道,猫咪这种生物很少会直接表达情感,我们称之为‘傲娇’。



22.

傲娇的其其猫面对金警官不厌其烦的炫耀,一直都是嗯嗯好好你真棒敷衍三连——直到我们警官因公受伤。

具体警官接受了什么任务我们不得而知,因为本就像鱼一样七秒记忆的闵玧其当时被愤怒和担忧冲昏了头脑。



23.

已经深夜了,闵玧其蜷缩在沙发角落,盯着门口发呆。他几小时前说过,金泰亨再不回来他就要把房门锁了让他不能拥有抱枕。

但现在已经深夜了,虽然收到了警官的消息,说是下午有任务在身晚点回来,可已经深夜了。

“……最好别是圆满结束后去哪里逍遥快活!”

想起平时连电视广告上的美女代言人都要多看几眼的金泰亨,猫咪就气不打一处来,就别提小警官多次拿着美女明星照片说这是他老婆的事了。

“啊西……怎么还没回来!”

这会其实只是刚过了五分钟,门外依旧没有什么动静。闵玧其耐不住了,站起来在客厅开会踱步,嘴里数落着平时金泰亨犯下的小过小错。

“算了,我自己睡。”

小脾气一涌上来,闵玧其回房便把门锁上,倒头就睡。如果忽略他睡的是金泰亨的位置并抱着金泰亨的枕头的话,他确实无所谓。



24.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闵玧其承认,自己昨天十分不安,翻来覆去大半天睡不着,心里不断安慰自己也不起作用。

醒来的时候,才6点不到。闵玧其一直是午饭早饭一起吃的人,从来没这么早起来过。掐指一算也睡了不过3小时。

他开始望着天花板发呆,恍惚间似乎还看到了金泰亨对着自己笑,样子傻乎乎的,但却也是闵玧其最喜欢的。

“泰亨……”

眼泪在9点10分的时候流下来了。这会他正窝在家门后,金泰亨还没有回来,手机点亮看看也没有警官的消息。

“混蛋你快回来啊……”

抽泣出声,最后甚至放声大哭了。憋了一晚上的委屈和担忧爆发,眼泪不停往下掉,擦眼泪的衣袖都湿透了。也就在这时,门锁开了。



25.

“哥?”

金泰亨很少见自家猫咪哭,基本上除了床上以外就没见过。这次还哭的稀里哗啦的,警官一下便乱了阵脚,也顾不上自己腰上的伤了,赶紧蹲下来安慰闵玧其。

“怎么才回来啊……呜。”

终于能投入恋人怀抱的猫儿一下一下轻轻敲打人的胸膛,嘴里嘟嘟囔囔的抱怨。还没等自己冷静下来,就被金泰亨腰上的暗红色惊到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伤的这么严重?!”

“工作嘛,难免的。”

“不行……!”

金泰亨愣了,小猫也哭的更厉害了,抱住他安抚了许久也不起作用。

“不要做特警了好不好……?”

好不容易从哭泣声音捕捉到了一句话,金泰亨宠溺的笑了笑:

“那怎么养活你?”

“我不买东西,不乱花钱……不做特警好不好?”

“我不要你受伤……你没抱着我睡我都做噩梦了,你都不做饭给我我都饿一天了,你……”

话语被一个吻打断了。



26.

这以后,金警官便成了文职人员中的一位。

【飞咻】命中注定(对话体)

上次手滑删掉了TT

这次新增了一个设定解释,看不懂的可以先看解释!

看评论👇🏻

🚗合集

《搞猫需要标题吗》

《我的救世主+后续》
《猫儿的思春期》
《我泡到了我喜欢的大大》相#交篇
《久别重逢》
《你的声音》🐱听着🐯声音自x

链接走评论前往微博合集🚗

【飞咻】警官和他的囚猫乱七八糟的日常(4)




关于印记、项圈



16.

还记得闵玧其给我们警官取的名字吗?‘金警犬’,原因是金泰亨在床上总喜欢在猫咪身上啃咬吮吸出许多红色吻痕甚至齿印。

虽然小猫嘴上说着一万个不愿意,心理还是蛮享受这个过程的。我的意思是,第二天起来看到满身印记,回忆起昨夜的翻云覆雨,幸福感和满足感爆棚。

闵玧其诚实的承认了,金泰亨强劲的占有欲是最让他沉沦的。



17.

自己周身都是金泰亨的痕迹,这会儿还没淡去、消退,那会儿又开始加深、增加。如今还戴上了铃铛,就差没在脸上写上‘金泰亨所有物’几个大字了。

然而金泰亨身上却丝毫没有属于闵玧其的痕迹,除去隐藏在他后背的抓痕。别忘了小野猫的指甲已经被剪了,已经没有加深印记的本事儿了。



18.

“警官……”

听这称呼就知道是闵猫咪发出了有所求的声音。金泰亨也是宠,闻声就丢下手头的工作跑到人身边,顺手把闵玧其捞到怀里。

“怎么了宝宝?”

吸猫是金泰亨每天的动力来源,这会儿他就把脑袋埋到闵玧其颈间,深吸一口。惹得怀里的小猫皱着眉嫌弃的用小爪子推开他的脑瓜。

“我都戴铃铛了,我给金狗狗买个项圈呗?”

嗯?我堂堂政府机关干部金警官要戴个项圈去单位?That impossible!

“哥……这样不太好吧?”

虽然金大警官的心里os是那个霸道,可话从嘴里吐出来便大打折扣了。

“凭什么!你看你看!”

对方嘴里满是拒绝的意味,闵玧其就不乐意了。一下激动的挣脱人的怀抱,扯开衣领指着金泰亨的杰作就大吼大叫。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还有这个铃铛!”

小手在脖子上指指点点,说着还越凑越近,险些没怼到金泰亨脸上去。挂在脖子上的金色小铃铛也随着闵玧其夸张的动作甩得叮当响。

还没等闵玧其组织好语言,就被霸道警官金泰亨的一个吻打断了。这不能怪他,是这小妖精自己把小胸脯露出来的,赤裸裸的勾引不能忍啊。



19.

于是乎,项圈的事情就在一场情事之后不了了之了。不过小猫咪还是在爱人的脖子上用力吮吸了一个红色印记,并下令不许用衬衫领子遮挡起来。

无奈的警官又一次不得不一遍又一遍的向同事们解释。

“哎呀,我们小金还真是摊上了个野蛮女友啊?”

野是确实挺野的……

同事们打量着金泰亨脖子上明显的痕迹不由自主感叹。几个好哥们还打趣着别纵欲过度。想着吻痕这玩意儿过几天就会消退,金泰亨也就没太在意了。


“警官,过来一下。”

又来了,又是这个称呼,又是嘟嘟嘴撒娇的表情。没办法,只好乖乖丢下还未完成的归档文件跑去对付这个小祖宗。

“哥?……啊你在做什么?!”

小猫咪一言不合扯开他的领带丢在一旁,三两下又解开衬衫纽扣,对准了几天前印记的位置又如法炮制的弄了一个,末了还得意起来,十足的像一只偷腥后的贼猫。

“什么干什么?填色啊。”

闵玧其一脸坏笑的看着愣在原地的金泰亨,抓起一旁的手机又凑过去。

“项圈我才你会喜欢这个款式,所以我买了这个。”

金泰亨回过神来先是看了一眼满脸不怀好意的人,在恍惚的看向屏幕——我滴个乖乖,这小祖宗给自己下单了一款骚粉色的项圈?!

“哈?我怎么会喜欢这种!”

“啊,你个骚包不就喜欢这种吗。”

闵玧其虽然脸上是一副震惊不敢相信的模样,语气中却没有任何疑问,似乎就是在陈述某种事实,就差没像科学家那般把结论写下来公众于世了。



20.

“哥,买可以,但换一个吧,我要棕色的。”

最后金泰亨终于败下阵来,好声好气的请求闵大爷放他一条生路。

“哦,行啊,正好这个更便宜,还好没付款。”

“……操”


金泰亨你也有今天啊。

【飞咻】警官和他的囚猫乱七八糟的日常(3)




关于铃铛


11.

最近闵玧其发现了这个为人民服务的金警官有着不为人知的各种癖好。比如这会儿,警官就一脸严肃的拿着手机走过来,闵玧其正以为有什么重大事件交代,谁知道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文字就管不住他那暴脾气。

“金泰亨,你有毛病啊……?!”

“不是……哥你看,多可爱啊!”

金泰亨指着自己不知道哪里找出来的网页上的文字,脸上竟然有着平时少有的正经。闵玧其脸都黑了一半了,见人这幅模样还是忍不住收了收自己小脾气。可是他依旧无法理解这个四次元大男孩。



12.

“你说说看,这个‘顶一下,铃铛响一下就喵一声’是什么!?”

真是,第一次见人这样严肃讨论自己脑子里黄色废料。叫自己小猫就算了,还真把自己当猫养,还要带铃铛?还要学猫叫?闵玧其几乎忍无可忍。

“哥,这是情趣。”

说着还要点点头,似乎打从心底认为全世界都能理解自己。这样的心理大概只有金泰亨有了。

“是是是,情趣!可惜我就是个无趣的家伙!”

不行,不能让步,这辈子都不可能让步。——小其猫猫嘟着嘴,一想到自己摇晃着铃铛在家里晃悠、跟着铃铛声响呻吟,耳根就红透了,脸几乎是要烧熟了一般烫。

于是,害羞的小猫躲进了房间。



13.

等闵玧其从房间出来,金泰亨已经出门了,今晚他有夜班。

闵玧其随手抓起手机点个外卖草草的把晚餐解决了。再次拿起手打算给个好评,不由自主的被锁屏壁纸的金泰亨睡颜吸引,盯着看了好一会。

壁纸是某次金泰亨夜班回家倒头就睡的时候偷拍的。认真看的话,还能看到挂在眼眶上的黑眼圈。没记错的话,那天小警官梦里还念叨着闵玧其,说什么“再努力一点,小猫就有好日子过了”。

嗯,他确实太辛苦了。

沉思回忆结束,闵玧其又回头审视了自己。从住下了之后,自己几乎是享受着皇帝般的幸福生活。不用工作、不做家务……不过是偶尔需要“侍寝”,再累第二天也有充足的时间休息,惬意的不行。

也是该给点奖励了。



14.

“宝贝儿怎么了?这么晚不睡?”

电话接通就是金泰亨关切的声音,后面一句似乎还带着点恼怒。

“铃铛我要金色的,带子要黑色的。”

闵玧其开门见山了,虽然语气上轻描淡写,但金泰亨猜到了,那边的人一定红透了脸。

“我的小猫真乖——”

“……睡了。”

听着那头警官上挑的尾音就知道那人得意的要命,真是个小孩,给点甜头就膨胀。

闵玧其笑了笑,窝在平时金泰亨睡的位置慢慢入睡。



15.

闵玧其是被清脆的铃铛声唤醒的。迷迷糊糊的坐起来,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看到面前大型犬眼睛闪亮的盯着自己,哼哼唧唧的倒在人怀里又要睡过去。

“…噗,哥哥,不早了哦。”

金泰亨小心翼翼的将铃铛系在小猫的脖子上,黑色布条衬得闵玧其更白了,配上他没睡醒嘟嘟囔囔的小嘴,可爱得不行,于是金泰亨没忍住亲了一口。

偷摸着有摸摸闵玧其的小屁股,占完便宜打横抱起小猫就往客厅走。

“哥哥——小猫咪,快看看主人给你准备的新礼物!”

金泰亨充满磁性的声音再一次唤醒睡美人小其,在人怀里折腾了几下,铃铛因为人的大动作叮当作响。这会儿闵玧其终于清醒了。

“……好羞耻。”

抬手摆弄几下自己脖子上的新挂件,脸上多了一抹红晕,低着头不敢直视金泰亨灼热的目光。

“别看了!……我要继续睡了。”

“哥哥,情趣都到位……”

“不要!”
…………
……
“啊嗯…!喵……”

今天早上真是铃铛响个不停啊。

【飞咻】警官和他的囚猫乱七八糟的日常(2)



关于指甲


5.

金警官自称很少因公负伤,但据同更衣室的男同事所说,金sir的背后总是有新旧交替的伤痕。曾经有人问过,金警官是这样回答的:

“被刚收养的野猫抓伤了。”

同事之后也没再过问,也就嘱咐了几句注意安全和感叹金警官有爱心。至于为什么是伤在背部,同事们也不得而知。


6.

该给小猫剪指甲了——金泰亨这样想道。每次欢愉,闵玧其都会以报复为由抓伤金泰亨,我们聪明的金sir当然知道那不过是猫咪的借口,实际上高潮的刺激才是真正的原因。

长期下去可不行,自己又出精又出力,过后还要遭受闵玧其的白眼,还要负伤……不划算不划算。



7.

“哥哥,剪指甲了——”

说是剪指甲也不准确,小猫指甲并不长,那为什么抓人这么疼?经过金警官多日的观察,小猫有啃手指的习惯,虽然吧,可爱的不得了,可是指甲多了不少棱角。必须好好修剪了。

“……为什么?”

闵玧其一脸防备的盯着他拿指甲刀的手,要不是已经在沙发角落了,小猫估计还要退到墙角去。

猫咪的爪子可是猫咪重点保护部位,更何况,在被人压制的情况下,只有锋利的爪子才有一点威慑作用——虽然这对发情的老虎并不管用。



8.

金泰亨知道自家猫咪一向吃软不吃硬,于是便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像极了耷拉着耳朵的小奶虎。

“哥哥……抓得我好疼好疼。”

跪坐在沙发前面抱着闵玧其垂下来的腿摇摇晃晃的撒娇。看闵玧其那一愣就一个已经成功了一半,可还是先吃了一个白眼。

“你、你做的时候也不知道我疼。”

闵玧其不甘示弱,下一步才认输的事绝不提前。害怕金泰亨做出什么似的,把抱枕抱紧了,搁在两人中间。

“我还很累,哥哥你爽。”

“我也累,你敢说你不爽?”

金泰亨放弃了撒娇这一攻略,坐到闵玧其旁边,两个跟小孩子似的拌嘴。一来二去就差没打起来了。

实际上也打起来了,枕头在某一瞬间撞到了金泰亨的脸上,回过神来闵玧其已经跑到房间里去了。三步并两步走上去在关门的前一秒挤了进去。

“啊!金警官私闯民宅!”

嗯?这分明是我家啊?——闵玧其吼这一嗓子还真让金泰亨愣了一下。瞧见偷腥的猫咪在床头坏笑,气就不打一处来。

好你个闵玧其……



9.

“啊……别别,有话好好说啊!”

猫咪终于示弱了,在老虎发威之后,不敢再当人是病猫了。闵玧其连忙在金泰亨亲上来之前别过脸去大喊投降。

“哥…!你看嘛,完事儿之后我要帮你清理,还要负伤,那会哥哥都睡着了……”

金泰亨见人闪躲也不恼,翻身抱住小猫,搂紧在怀里,嘟着嘴在他耳边唠叨。

“…得,你在理。”

闵玧其听着小老虎那个委屈的声音心都软了一半,乖乖的伸出手,看着人卡擦卡擦剪掉自己的指甲。



10.

“满意了吧?”

得意洋洋的警官捧着猫爪子左看右看,欣赏着自己杰作,末了还满意的点点头。

谁知道下一秒就把猫爪子放嘴里了,吓得猫咪又是一惊,赶紧缩回手抱在怀里。

“不知道呢,现在来试试吧?”

红了眼的警官说。

【飞咻】警官和他的囚猫乱七八糟的日常(1)



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完结的日常



1.

通缉犯闵玧其,代号“野猫”,据众人所说是一名走私贩毒的惯犯,而今已久逍遥法外。

“野猫”时常出现在情#色场所,据被捕嫌疑人称,他是一个冷白皮肤的男人,他个子不高,却有着比高大男人更强烈的气场。然而all black的装扮裹得严实,嫌疑人压根无法提供更加可靠的线索。还有光顾过“野猫”的家伙说:他不是卖毒#品的,他就是毒#品。



2.

这句话已经被证实了,被金警官证实。

金泰亨是入职不久却能力潜力无限的警官。在被任命接收“野猫”后,便想方设法接近。他混迹多个酒吧歌舞厅等场所,最终锁定了一位与描述最为相似的男人。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哦不是一切,出了那个早上。

说出来可不许说是白日宣淫,但金警官确确实实和犯人“野猫”发生了关系。最重要的是,我们警官还内#射了。



3.

那不是最致命的,实际上“野猫”早就知道了身上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他在打赌,赌这个男人不会把自己交出去,赌这个男人会爱上自己。

他赢了。“野猫”心里像是打赢了某猫群首领一样兴奋。金泰亨并没有举报他,而且偷偷藏了起来。说是“藏起来”,再怎么无视闵玧其的身份,这都是包庇罪犯也是一项不轻的罪行。

知法犯法的金sir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他不但没有因为“野猫”的拿这来威胁他而感到慌张,毕竟威胁的原话是这样的:

不想丢掉工作和我在监狱里过的话,就把我养在这。

敢情小野猫是想当家猫了,这样的“威胁”金泰亨怎能不服?不过世一美也是要面子的,当时他拿出挂在皮带上的手铐,拷住对方,凑到人耳边哈着热气,故意将声音压得更低,道:

“你已经被逮捕了,我的小囚猫。”


4.

名义上他们因为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而在一起了。金泰亨老实说,他对闵玧其这个毒#品上瘾了。但他不会承认的是,有那么一刻的心动是心为闵玧其甬#道的紧致——就像闵玧其不会承认自己确实很喜欢金泰亨那处的尺寸一样。

“金sir,带点水果回来呗。”

“警官,零食都吃完了。”
……
“喂金泰亨,你这个沐浴露味道太浓了。”

“别咬我啊,你是警犬吗!?”

闵玧其像是一只猫,高傲的那种,还很欠儿。有事相求听那语气和对金泰亨的称呼就充满了讨好的意味,没事就会直呼大名,仿佛养着他的人就是猫咪的奴才、铲屎官。平时金泰亨出门工作了,时不时打个电话骚扰,偶尔还提出诸多要求,今天买这个,明天要那个,有些价格还不低。有一次金泰亨出门前抱怨过: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工作很辛苦的哥哥……”

对此,闵玧其只是耸耸肩,不以为然的说:“养不起就拉倒。”

因为这个,小金警官还开出过自己出去站街求包#夜赚钱的玩笑。结果是被小猫惩罚分手一晚上加分房睡。我们金sir终于明白了自己在家的地位。

金泰亨对他平时是百依百顺,媳妇儿嘛,不就是拿来宠的吗?唯一要收点利息的就是在床上,小囚猫要无条件满足他的恶趣味,还要接受警犬的啃咬,在闵玧其身上留下星星点点的痕迹。闵玧其也只有在床上比较可爱了,第一次金泰亨都还没发现,小猫的身子是极其敏感,稍微触碰一下敏感部位就会立马软了身子倒在自己怀里。有时候高#潮时还会像一只小母猫,撅起屁股催促人快点,或者爽的泣不成声,更多时候是哭着闹着让金泰亨停下。

【飞咻】我泡到了我喜欢的大大——相交(下)完结篇



迷弟主播泰x耽美写手其

肉在链接转微博🚗




金泰亨一直都想这么试一试了。

从他知道闵玧其写作的主题,从他看了闵玧其的第一本书,从他第一次梦见书里情色的内容,他就一直想这么做了——用书中闵玧其自己写的方式欢爱一次。


“哥哥别跑啊,你答应我了的。”

金泰亨从闵玧其一到家就开始缠着他,面对作者大大的不从,最后索性一把将人抱起,不管不顾的开始亲吻。

“你……你滚!你还没解释清楚!”

金泰亨知道闵玧其在说什么,这会他们已经般到金爸送给金泰亨的海边别墅里,其中一个房间提供给闵玧其作曲写词——金泰亨是怎么知道写手大大还有这爱好?

“哥哥只要知道我暗恋你很久就够了。”

对此金泰亨没有作过多的解释,他才不会说早在闵玧其还未名声大噪的时候就爱上他了。还记得那会金爸因为他爱上了一个男人几乎将他赶出家门。于是金氏父子打了个赌,金泰亨若有本事靠自己活下去并泡到闵玧其,金爸便会负责他们以后生活物质上的各种。


“哥哥蒙上眼睛,我来帮你换。”

【飞咻】我泡到了我喜欢的大大——相#交(上)




迷弟主播泰x耽美写手其
🚗开荤啦,全文走评论链接





究竟是怎么在一起的?金泰亨不清楚,他总是混混沌沌马马虎虎的和闵玧其过日子。

那天是怎么了来着?——乖乖早起做了早饭便出门打散工,中午买好了快餐哄大大起床,下午和新结交的哥们朴智旻到游戏厅打机,回过神来已经过了晚饭的点,手机却没有丁点关于闵玧其的消息,作者大人压根没找过自己。

也罢,金泰亨这天真的是玩心茂盛,和朴智旻草草的解决晚饭就又一头栽进了游戏厅。


“金泰亨,给我立刻滚回来。”

未接来电显示为12通,在第13通电话时,金泰亨终于接起了,还没将手机放到耳边就听见闵玧其在那头大喊。——完咯,怕是进不了家门了。

匆忙和朴智旻打声招呼,还被人抱怨了几句妻管严,金泰亨只是笑笑,若闵大大真是他妻,这会你朴智旻还能见到他?早就在家抱着爱人腻歪了。


“哥?我回来了…诶?!……”

一路上反省自己的金泰亨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看着躺靠在沙发上的闵玧其原本打算低头跪地认错,谁知目光向下触及的是那人葱白的大腿。闵玧其穿着金泰亨带来的为数不多的白色衬衫和自己的黑色三角裤,眼神中满是挑逗的意味。

“回来了?过来。”

金泰亨没反应,闵玧其又招招手,依旧无法唤醒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男孩,他有些恼怒了。

“我给你三秒钟!三!……喂你干嘛!?”

还没威风的做完倒计时,刚做起来的身子就被一个扑过来的黑影砸到,脑袋险些撞到沙发扶手上。

【飞咻】我泡到了我喜欢的大大——相爱(下)







迷弟主播泰x耽美写手其





这该死的小屁孩出息了,这样重要的消息竟然没听见?还是假装没听见?无论是两者之间哪一种,闵玧其都无法接受。他感觉自己被笑话了,就像是衣不蔽体的在街上游行示众一般赤裸。

“没什么……洗洗睡吧。”

还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你金泰亨既然在这装模作样,我闵玧其也只好奉陪到底了。闵玧其这下是彻底怒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金泰亨搞到手。


然而我们的小其大大又失策了,他自己也不敢相信我闵玧其一情场老手竟然败在了母胎solo的小孩儿手里。当金泰亨穿着自己提供的衣服出浴时,那几近完美的身材让闵玧其禁不住下#体一硬,匆匆忙忙的从金泰亨身边走过,躲进浴室里。

在射#出的瞬间闵玧其知道自己完蛋了,这年头颜狗数不胜数,闵玧其也承认自己是其中之一。更何况金泰亨这人不是一般的高颜值选手,还拥有那样的好身材,最重要的是,不合身显小的裤子不经意间勾勒出小泰亨的形状——啧,沦陷可怪不得闵玧其。

一番心理斗争加上清理,时间已经足够长了,闵玧其赶紧收拾好,关上热水器,用毛巾胡乱擦拭湿头发,慢吞吞的踱步回房间。经过客厅,望着在沙发上缩着入睡的金泰亨,闷哼一声还是抱了一床被子小心翼翼的给人盖好。

他真好看。

刚冒出这种想法,闵玧其才发觉自己干了不得了的事情——他不自觉的往金泰亨脸上亲了一口。

操……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有!

可怜的情场老手像个初恋的小女生一样,红着脸裹着被子入睡了。



“哥哥——起床啦!”

闵玧其一向没有固定的生物钟,自然睡自然醒。半梦半醒的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翻个身哼哼唧唧的打发着,咂咂嘴准备再次深度睡眠。

突然感觉有人在拍他屁股?闵玧其瞬间醒了一半,微微睁眼看到金泰亨放大的头,又瞬间整个人清醒。赶紧含糊的答应了一句,见人匆忙奔了出去才松了一口气。


像是新婚夫夫。

闵玧其吃着金泰亨做的美味早餐心里暗戳戳的想到。这会他已经不排斥自己这样类似的想法了——情场老手也有遇上真爱的时候,这种时候情场法则都算个屁。


接下来的日子,金泰亨没说什么时候走,闵玧其也不问。两人难得默契的保持着这样的生活状态,这未尝不可,毕竟像闵玧其这种日夜颠倒的人竟有了正常的生物钟,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金泰亨哪天也跟闵玧其说自己像是进了戒管所,不用电疗便成功治好了网瘾。

两人还搬到了一个房间,闵玧其睡床,金泰亨打地铺,偶尔大大心情好,加之应付不来金泰亨的撒娇卖萌甜蜜攻击,同意同床共枕。有个大型等身抱枕挺好的——一开始闵玧其这样安慰自己,直到他发现每次醒来都被金泰亨搂得几乎窒息,才发觉自己才是那个抱枕。



似乎让对方融入了自己的生活里。闵玧其一向排斥这样,但现在想来,对象是金泰亨的话,也未尝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