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UGA_

微博:纤雨_
飞咻不入流写手

【飞咻】我泡到了我喜欢的大大——相#交(上)




迷弟主播泰x耽美写手其
🚗开荤啦,全文走评论链接





究竟是怎么在一起的?金泰亨不清楚,他总是混混沌沌马马虎虎的和闵玧其过日子。

那天是怎么了来着?——乖乖早起做了早饭便出门打散工,中午买好了快餐哄大大起床,下午和新结交的哥们朴智旻到游戏厅打机,回过神来已经过了晚饭的点,手机却没有丁点关于闵玧其的消息,作者大人压根没找过自己。

也罢,金泰亨这天真的是玩心茂盛,和朴智旻草草的解决晚饭就又一头栽进了游戏厅。


“金泰亨,给我立刻滚回来。”

未接来电显示为12通,在第13通电话时,金泰亨终于接起了,还没将手机放到耳边就听见闵玧其在那头大喊。——完咯,怕是进不了家门了。

匆忙和朴智旻打声招呼,还被人抱怨了几句妻管严,金泰亨只是笑笑,若闵大大真是他妻,这会你朴智旻还能见到他?早就在家抱着爱人腻歪了。


“哥?我回来了…诶?!……”

一路上反省自己的金泰亨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看着躺靠在沙发上的闵玧其原本打算低头跪地认错,谁知目光向下触及的是那人葱白的大腿。闵玧其穿着金泰亨带来的为数不多的白色衬衫和自己的黑色三角裤,眼神中满是挑逗的意味。

“回来了?过来。”

金泰亨没反应,闵玧其又招招手,依旧无法唤醒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男孩,他有些恼怒了。

“我给你三秒钟!三!……喂你干嘛!?”

还没威风的做完倒计时,刚做起来的身子就被一个扑过来的黑影砸到,脑袋险些撞到沙发扶手上。

【飞咻】我泡到了我喜欢的大大——相爱(下)







迷弟主播泰x耽美写手其





这该死的小屁孩出息了,这样重要的消息竟然没听见?还是假装没听见?无论是两者之间哪一种,闵玧其都无法接受。他感觉自己被笑话了,就像是衣不蔽体的在街上游行示众一般赤裸。

“没什么……洗洗睡吧。”

还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你金泰亨既然在这装模作样,我闵玧其也只好奉陪到底了。闵玧其这下是彻底怒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金泰亨搞到手。


然而我们的小其大大又失策了,他自己也不敢相信我闵玧其一情场老手竟然败在了母胎solo的小孩儿手里。当金泰亨穿着自己提供的衣服出浴时,那几近完美的身材让闵玧其禁不住下#体一硬,匆匆忙忙的从金泰亨身边走过,躲进浴室里。

在射#出的瞬间闵玧其知道自己完蛋了,这年头颜狗数不胜数,闵玧其也承认自己是其中之一。更何况金泰亨这人不是一般的高颜值选手,还拥有那样的好身材,最重要的是,不合身显小的裤子不经意间勾勒出小泰亨的形状——啧,沦陷可怪不得闵玧其。

一番心理斗争加上清理,时间已经足够长了,闵玧其赶紧收拾好,关上热水器,用毛巾胡乱擦拭湿头发,慢吞吞的踱步回房间。经过客厅,望着在沙发上缩着入睡的金泰亨,闷哼一声还是抱了一床被子小心翼翼的给人盖好。

他真好看。

刚冒出这种想法,闵玧其才发觉自己干了不得了的事情——他不自觉的往金泰亨脸上亲了一口。

操……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有!

可怜的情场老手像个初恋的小女生一样,红着脸裹着被子入睡了。



“哥哥——起床啦!”

闵玧其一向没有固定的生物钟,自然睡自然醒。半梦半醒的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翻个身哼哼唧唧的打发着,咂咂嘴准备再次深度睡眠。

突然感觉有人在拍他屁股?闵玧其瞬间醒了一半,微微睁眼看到金泰亨放大的头,又瞬间整个人清醒。赶紧含糊的答应了一句,见人匆忙奔了出去才松了一口气。


像是新婚夫夫。

闵玧其吃着金泰亨做的美味早餐心里暗戳戳的想到。这会他已经不排斥自己这样类似的想法了——情场老手也有遇上真爱的时候,这种时候情场法则都算个屁。


接下来的日子,金泰亨没说什么时候走,闵玧其也不问。两人难得默契的保持着这样的生活状态,这未尝不可,毕竟像闵玧其这种日夜颠倒的人竟有了正常的生物钟,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金泰亨哪天也跟闵玧其说自己像是进了戒管所,不用电疗便成功治好了网瘾。

两人还搬到了一个房间,闵玧其睡床,金泰亨打地铺,偶尔大大心情好,加之应付不来金泰亨的撒娇卖萌甜蜜攻击,同意同床共枕。有个大型等身抱枕挺好的——一开始闵玧其这样安慰自己,直到他发现每次醒来都被金泰亨搂得几乎窒息,才发觉自己才是那个抱枕。



似乎让对方融入了自己的生活里。闵玧其一向排斥这样,但现在想来,对象是金泰亨的话,也未尝不可。

【飞咻】我泡到了我喜欢的大大——相爱(上)





我再试一试,早上被屏蔽了



迷弟主播泰x耽美写手其




不是我说,金泰亨是真的没听清闵玧其说了什么。那会他在洗碗筷,由于不熟悉别人家水龙头什么操作,一下开成了大水,水冲着碗猛喷一下直接溅到了金泰亨衣服上,还打湿了他的脸和刘海。

“哈?哥说什么?我没听清?”

金泰亨回头一脸抱歉的看着闵玧其,匆匆的抹一把脸,连湿透了的衣服都没来得及处理,就蹲下来拿着抹布给人厨房打扫干净。见闵玧其没回话,以为自己闯了大祸,连忙又抬起头来可怜巴巴的盯着人,像一条扒拉了沙发被主人训斥的大型犬。

金泰亨动都不敢动,闵玧其不说话的时候就是一副全世界欠他钱的模样,一记眼刀就能将金泰亨杀死——更何况现在金泰亨是寄人篱下,这下闯祸了怕是真的要流落街头了。

“玧其哥…?我、我错了!”

勇于承认,绝不悔改。这是金泰亨的人生格言,但如果这套要用在眼前这位冷面大大的身上,金泰亨愿意删掉后面一句,或者改成“玧其至上”之类的。


“没事,你洗洗睡吧。”

意料之外的,金泰亨没有挨骂,只是看着闵玧其慢悠悠的走进房间,不一会又慢悠悠的走出来,将手里新的睡衣和内裤递过来,摆摆手就自顾自的躺在沙发上刷手机。



洗完澡出来一身的奶香味,金泰亨表示自己还是喜欢家里草莓味的沐浴露,不过他对奶香味的闵玧其倒是十分感兴趣。

金泰亨看见闵玧其拿着自己的衣物走过来,却在看到自己的瞬间愣了一下,眼神在自己身上飘忽不定,耳根似乎也因为看了几眼自己而红透了。金泰亨低头打量自己——哦!衣服和裤子不太合身,也许这正好勾勒出了金泰亨姣好的身材。

金泰亨借着用毛巾抹脸的动作,挡住了他偷笑的嘴角。看着匆忙从身旁走过的闵玧其笑得更欢了。没想到这哥看着凶巴巴的,还挺可爱嘛。




“玧其哥早安——”

要问昨晚为什么没有发生些什么,那是因为金泰亨躺在沙发上等闵玧其的时候睡着了。

这可怪不得他,是闵玧其不知道在浴室捣鼓着什么,冲水声停了半天了也不见人出来。听着浴室里窸窸窣窣的声音,金泰亨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至于闵玧其究竟什么时候出来的他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身上多了一条毛毯。

说好了承担一日三餐,金泰亨早睡了也就早起了,做好了爱心早餐就去房间摇大大起床更文了。

“起床啦——”

金泰亨卯足胆子伸手在闵玧其屁股上轻轻拍打几下,意外的,对方没有破口大骂他的失礼。于是金泰亨变本加厉的去扯他的被子,只听闵玧其闷声哼哼了几下,金泰亨猛然发现自己似乎可耻的硬了。

“咳咳……玧其哥,太阳晒屁股啦!”



听见闵玧其不耐烦的应了声,金泰亨赶紧奔去了洗手间。低头看着自己的小兄弟确实起了反应,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真他妈操#蛋’后还是乖乖的坐下脱掉裤子自行解决。

金泰亨一手抚#慰着他的分身,情到深处还仰头闭眼享受的叹气。脑海中浮现出闵玧其潮红的脸,还有方才一般带着烟酒嗓音的娇#叫声。闵玧其这么白,高#潮的时候一定是粉色的,诱人的、充满情#色的粉。

“哈啊……”

金泰亨最后在一声沉重的叹息中释放,假装自己射#在了闵玧其体内,久久不能从余韵中解脱。

糟糕了,完全沦陷了。

【飞咻】我泡到了我喜欢的大大——相见(下)





迷弟主播泰x耽美写手其



“SUGA大大好,我是金泰亨……啊不是,我是V…”

金泰亨作出这样的自我介绍时,他简直想给在场所有人表演当场死亡原地爆炸。这一开始就傻里傻气的,留下不好印象怎么办,这还对得起自己的一片心血吗?——为了来见大大一面,金泰亨不夸张的说自己可是费尽了功夫。

他见到SUGA给他的约见消息后,盘算着买几号的车票时,突然想起这个月的钱都拿去交房租和吃喝玩乐了,就剩几点零头,够活这几天已经很不错了,别说买车票。而且这个月平台还没有给自己发工资。于是金泰亨停掉了所有直播,在外头找了好几份散工,起早贪黑,体会了一把真正上班族的痛苦。

以后一定要省吃俭用。金泰亨想,至于是否行动,以后再说。



好在大大不但没有反感自己,反而也报上了姓名,金泰亨心里那个乐啊。立刻回到了自来熟的模样,叽叽喳喳的,偶尔细细观察闵玧其的表情,不让人觉得尴尬。

闵玧其,SUGA……啊,真好听。——金泰亨在心里不仅一次这样想,之前做的一切也算是值了。

忘记自己讲了多久,喝了多少杯冰可乐,金泰亨直到闵玧其提醒才停下了滔滔不绝的嘴。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金泰亨以为这会自己才下车见到对方不久呢。

嗯?酒店?

“哥…我没钱住酒店了。”

究竟是自己太过紧张忘记了还是我金泰亨真的这样冒失粗心?不管是哪一种原因,金泰亨现在都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或者让闵玧其失忆,忘掉自己这样可笑的一面。除此之外,今晚何去何从也是个问题,好好的一个大邱少年今天就要沦为首尔街头流浪汉了吗?而且自己订的回程车票还是两周后最便宜的一班。



“走吧,回家。”

……

怎么到闵玧其家的金泰亨不知道,但是事情确实发生了,金泰亨已经坐在闵玧其客厅的沙发上了。保持着无比端正的坐姿,金泰亨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在厨房忙碌的闵玧其,想要起身帮忙却害怕添乱,干坐在这无所适从。

在看到闵玧其端着几乎烧焦了的不知名物体,金泰亨大概是这天第三次后悔了,这还不如自己炸厨房出来的东西。金泰亨意思意思用筷子挑了些颜色正常的肉块,皱着眉头对人说挺好的。之后是闵玧其一口吃下去咳嗽着冲进厕所的声音。

“哥,让我来吧……就当作是借住的费用。”

金泰亨忍不住开口了,闵玧其倚着门框,一脸玩味的表情,让金泰亨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哥……你尝尝?”

金泰亨胆战心惊的把饭菜端到闵玧其面前,保持着乖乖崽的坐姿,看着人拿起筷子夹菜又兑了一口饭咀嚼,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直到看到闵玧其狼吞虎咽,金泰亨才放下心来,跟着一块吃。时不时还挑起什么有趣的话题,惹得闵玧其是一阵笑。不知道这场面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和谐,就像是新婚同居的夫妇——呸!别胡思乱想了金泰亨!



“哥,要不是你我就流落街头了…!我能做些什么吗?除了做饭我还会很多!”

乖巧的帮忙收拾了碗筷,金泰亨实在是不好意思在人家里打扰两周,正寻思着该如何报答闵玧其。

“那你会……做爱吗?”

!?

哈?我没听清?

【飞咻】我泡到了我喜欢的大大——相见(上)





迷弟主播泰x耽美写手其




闵玧其,不务正业的写手这会在熬夜作曲。老实说,他写作只是为了给自己不定期换上更好的设备。

死线固然已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了,然而闵玧其还发现自己的键盘坏了,有好几个音符敲打不出来。琢磨着这次要买更好更贵的设备,却猛地想起钱已经被他几天在酒吧里挥霍所剩无几,大概到了只能交的上房租的程度。

可是没有灵感,酒吧里就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之前的酒保由于经历了那次尴尬,也没再来骚扰闵玧其了。都怪那个什么叫V的家伙,生的一副好皮囊却是个母胎solo的纯情小男生,给点暗示装作不懂,明示又害羞得干脆不回消息。气得闵玧其咬牙切齿,却又没地儿撒气。



提出见面之后,闵玧其一直没有得到答复,这么说也不准确,对方确实回复了一个“会见面的”,但闵玧其问时间时却又回了一句“不确定”。

操,这他妈的,不见面就直说,拐弯抹角的。

闵玧其也不是没想过什么花招,他甚至试图潜入他的直播间,在众多cp饭的眼底下邀约,想着对方一定会在粉丝的起哄下不得不答应。然而闵玧其又失策了,V自从上次事件后就没有再直播,守了几个晚上也没能逮到他。

行,就当我闵玧其倒霉,颜控活该吊死在这棵树上。



叮——

V:
「大大我来首尔了,请问有时间吗?就是……见面的事。」

手机私信的声音在安静的工作室里显得尤其突兀,吓闵玧其一跳。骂骂咧咧的点开手机,接着闵玧其瞪着眼就说不出话来了。确认了时间后闵玧其感叹自己没有白费了一晚上在胡思乱想。时间刚过9点,如果V刚到首尔,大概是赶上首班车了。

SUGA:
「有,给我一个定位吧,我去找你。」



等到两人在咖啡厅四目相对时,闵玧其再一次感叹自己看上的人就是不一般——不一般的帅气。闵玧其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桌子对面的人,连手边的咖啡凉了都没有碰过。而V只是低着头,腼腆的像个第一次约会的小处男。

“SUGA大大您好,我是金泰亨……啊不是,是V…!”

好不容易想起要喝咖啡的闵玧其被人一句话给逗得险些笑喷出来。看样子这孩子是被自己吓到了太紧张,直接把真名报出来。这会小朋友还红着脸,不知所措,时不时将目光投向自己。

“泰亨啊?也别叫我大大了。闵玧其,也是SUGA。”

闵玧其一直遵循着礼尚往来的原则,既然对方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自己也就报出了名字。实际上对于419对象,闵玧其一向都是保持神秘的,但在看到眼前这位少年之后他改变了主意,这样的人,睡一夜怎么够?

“叫我SUGA哥、玧其哥啥的就好,你别太拘束。”

“好咧,玧其哥…!”

看把小孩高兴得,露出了闵玧其几乎是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灿烂笑容。对方虽然长着一张俊俏的脸庞,笑起来却是傻里傻气多了几分可爱。看着人的笑脸,闵玧其也不住跟着笑了出来。小V同学见状更是打开了话匣子,开始主动的和闵玧其聊天。



“不早了,你住哪?我送你?”

看外面天都暗下来了,名叫金泰亨的男孩还是说个不停,看来闵玧其对他的第一印象不太准确,这人分明是个自来熟,这会已经时不时会趁机省略敬语还不喊哥了。

“糟了……”

这下男孩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变回了一开始害羞的模样。

“哥…我没有钱住酒店了。”

哈?

得了,闵玧其,你直接带家里去完了。——他闵玧其还是头一回有这样想法,自己也完全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家伙,好歹一开始还是未来床伴的身份,这下像是把自己绕进去了。

“走吧。”

“嗯…?去哪?”

“回家。”

【飞咻】我泡到了我喜欢的大大——相遇(下)






迷弟主播泰x耽美写手其





闵玧其,知名耽美BL小说作家,性别男,取向男。笔名SUGA,拥有众多女性粉丝,当然还有少数男性,但在这男粉丝中,不少都是冲着闵玧其本人来的,顺带一提,这里头多数都是闵玧其419对象。


这天的大作家跟往常一样将存货修改发布更新后,看着时间不早了便收拾收拾准备去酒吧了。

闵玧其遇到创作瓶颈了,随着新作的情节发展逐渐走向高潮,需要的是一点情色情节来推动,并引爆整部小说的故事。然而一单身蚊香男士,多久没有性生活了,许多细节更是无法细致描述,这可不行,他那群粉丝里多少不是冲着主角上床的这一刻来的?

于是他不得不再一次进入阔别已久的Gay吧。出乎意料的是,竟然还有不少人认得闵玧其,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屁股被窥视已久,竟硬生生的有一种赤裸的感觉。

“哟,好久不见。”

先跟闵玧其打招呼的是吧台酒保,如果闵玧其没记错的话,他似乎是某个晚上的床伴。再看他调制出闵玧其最喜欢的鸡尾酒后,这副德行一看就是还对作者大大有心思。

“谢了。”

没有多说,只是接过酒杯,手微微抬起以示感谢便轻轻抿一口。闵玧其把目光放远,环顾整个酒吧,除了部分装饰有所修整,基本与自己半年前时常出没的时候没什么区别。本来打算开始物色对象,但闵玧其最终还是敌不过身旁这道炽热的目光。

“说吧……几点,在哪。”

“楼上309,就现在,亲爱的SUGA。”




“怎么了宝贝?不继续?”

也不知道到房间多久了,酒保愣是没有弄明白闵玧其想要干什么,两人四目相对了大半天,闵玧其也没点反应,他的下身也没有反应。

“抱歉,不做了。”

闵玧其也知道这种情况的窘迫,匆匆撂下一句话扯上外套就往外奔,全然不顾光着身子坐在床边的小可怜。



作者大大也觉得奇怪,明明都到瓶颈期了,这会儿还是交稿的死线,小玧其硬是不争气,也不能身体力行的帮自己找灵感,闵玧其郁闷极了——直到他打开了推特,看到自己上了热搜,还有未屏蔽的私信小红点。

闵玧其花了不少时间将首页刷爆的消息内容理清,大概就是“一男主播喜欢自己并被人说笑着组了对cp”。重点是男主播,还有这个主播长得还不止一点帅——闵玧其暗戳戳点击进这个名为V的主播主页里浏览了一下,得出这样的结论。

看对眼了的对象应该做什么?而且这会儿这对象还公然说了喜欢自己。闵玧其又一次对了一遍道歉文章的内容,确认人只是道歉并没有否认感情之后,点开了私信。


SUGA:
「更何况,是男粉丝。」

敲下这一串字符之后闵玧其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看着对方的回复,脑海中似乎可以想象出他窘迫的模样。那边没有了下文,闵玧其也不介意,翻找出最新一期的直播录屏津津有味的欣赏起来——不错,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


SUGA:
「见一面吧,就当作是补偿我。」

【飞咻】我泡到了我喜欢的大大——相遇(上)



久等了。




相遇 (上)


迷弟主播泰x耽美写手其




金泰亨,一个著名气人游戏主播,操作水平可以说是登山似的跌宕起伏,要不是他长得好看,我想,单纯的技术粉是不可能存在的。

对待个人隐私,金泰亨并没有像其他主播希望面对问题避而不答,反而像是交朋友似的,不在乎这点界限。在他的粉丝团面前几乎没有秘密,什么平时用草莓味沐浴露啊,睡觉穿小老虎连体睡衣啊……还有他喜欢一个笔名为SUGA的耽美BL写手大大。

当然最后一件事并不是他自愿说出来的,毕竟这相当于公开出柜——金泰亨一大男人竟喜欢看耽美文什么的。更致命的是,SUGA成名之后曾在金泰亨所处的大邱开过一次签售会,这个写手大大竟然是个男人,长得白白净净,一副性冷淡的模样。

这一类禁欲系男神被路过书店的金泰亨一眼看上,接着不出几天便沦陷了,原因是听到了大大的声音——烟酒嗓啊,真是撩人心绪啊。



「Vxi 喜欢SUGA大大?他可是耽美BL写手诶?!」

金泰亨直到看到这条弹幕才知道心上人写的竟然是这样的书。他特意找了最近出版的书籍,细细品味了一下,尤其对里头情色描写印象最为深刻,咳咳,不瞒大家说,金泰亨早就在脑海中将自己和SUGA带入,承欢做乐好几回了。甚至已经忘记自己是个——应该说曾经是个直男。

再那之后,凡是SUGA在大邱有活动金泰亨都会去捧场,每次大大出新书绝对会买上第一次印刷的版本,以至于书中插画的周边也会买上几套。

金泰亨有一个小号专门在SUGA的推特下刷小爱心,还会时不时留下深情告白或者精心读后感言,有好几次SUGA还给予了认真的回复,甚至还留下了“有机会私信讨论”的邀请,但金泰亨就是没了这个胆子去主动联系大大。




「不得了!男神被掰弯了啊kkk」

弹幕一堆人来围观凑热闹,不少人还都给两人组上cp名了,各个都在起哄,金泰亨说什么都没法子平息这场风波。

“嘿…大伙安静一下嘛!”

「V和SUGA,cp名叫VSU?飞咻?」

「飞咻nice啊!!一秒站定!」

……

「谁说我们SUGA大大会是右位的?」

「看大大那白净的脸和小身板,不用想了!!kkkk!」

……

嗨?金泰亨表示此时此刻他十分无奈,而且出乎意料的是这事儿已经闹到了热搜。这会儿连另一个当事人都知道了。这下闹大了,金泰亨是那个着急啊,万一得罪了人家别说做朋友了,说不定下回见到都得调头就走。



金泰亨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赶紧下播,就琢磨着怎么去向SUGA大大道歉。删删减减差不多半小时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清楚并作出最诚挚的道歉,还再确实了一遍才敢发布出去。

消息一出转发不出一会就过万了,而SUGA那边却一直没有一个回话,到底是原谅还是要追究责任也没个准头,金泰亨这会更是心慌慌,难不成还有更加绝望的后果?金泰亨一面疯狂的刷新,一面留意着首页的动态,忐忑的心只能愈发不安。

等金泰亨终于耐不住了打开私信聊天窗口时,距离道歉发布已经两小时以上了。等他最终编辑好短短3行的消息时,距离打开窗口已经十五分钟了。

V:
「SUGA大大,打扰了!我是游戏主播V,关于首页热搜的事情我的道歉,您接受吗?」

三分钟,没有回复,金泰亨一下着急又发了一条。

V:
「如果大大需要什么补偿我都会满足的!真的很抱歉!」

又是三分钟,金泰亨甚至怀疑大大本人压根不知道这件事了,就留金泰亨一个人在这担惊受怕的就差没把头挠秃。



SUGA:
「啊抱歉,一直没看到消息。」

叮咚一下来了新消息,金泰亨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可这会不就变成了当众处刑?完了,金泰亨你的暗恋生涯结束,直播生涯结束,你得好好找一份正经工作了。

SUGA:
「这个没关系的,多一个粉丝是我的荣幸。」

SUGA:
「更何况,是男粉丝。」

嗯?这话什么意思?——金泰亨当然为自己得到原谅而高兴,可这个“更何况”怎么总觉得自己被盯上了?心里那点兴奋和激动又是什么情况!?

V:
「谢谢!谢谢大大谅解!」

没等SUGA再一次回复,金泰亨立刻退出网页,关机,一气呵成,接着就是坐在床上发呆,回忆着方才发生的一切。太不真实了,简直跟做梦一样。

如果是梦啊,就别醒了吧。

【飞咻】我的救世主(后续)与救世主的普通恋爱



有几点点🚗🚗

车走评论微博链接!






就这样莫名其妙在一起了,可以说是一夜情进化到一见钟情。也是在一起之后闵玧其才发现,金泰亨并不是那一夜认识的那种拥有绅士气质的男人,而是活生生一个调皮捣蛋的小鬼。

这会闵玧其就要带着金泰亨去远在三条街之外新开的蛋糕店去了,为的只是品尝那里的草莓蛋糕和冰淇淋。

“你还是小孩吗金泰亨,为了小玩具奔波不知疲倦那种傻小子。”

闵玧其这样的抱怨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每一次都被金泰亨笑嘻嘻的敷衍过去,回想起来闵玧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拒绝金泰亨每一个要求。没办法,谁叫自己认定了这个巨型婴儿作为自己的救世主呢,而是无法否认的是,闵玧其现在很幸福。



幸福是平时,而今天是例外,今天简直糟糕透了。——在闵玧其与前任对视的瞬间,他就这样想了。还没来得及躲避在金泰亨身后,前男友率先一步移动到他面前,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

“这不是我们玧其吗——”

他把“我们”二字加重,似乎想要告知周边人自己和闵玧其有过关系。

闻言金泰亨停下了挑选蛋糕的动作,他可没傻到猜不出来着不良的目的。金泰亨拉起闵玧其的手,又将人挡在自己身后,丝毫不给闵玧其讲话的机会。

“找我的宝贝有事吗?”

这会金泰亨把“我的”加重语气,生怕不能气得对方咬牙切齿。

双方对视,传说中的修罗场似乎在这不大的甜品店里展开了。闵玧其在一旁看得心慌慌,余光瞥见不少人在围观更是紧张害怕起来。他拉了拉金泰亨的袖子,似乎在阻止他进一步的动作。

“好久不见啊,这是我男友。”

闵玧其站出来圆场,金泰亨则在一旁皱着眉打量对面这个图谋不轨的家伙。闵玧其的举动在他的眼里就是站在了对方的立场上,让他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气。

“泰亨,这个是我前男友。”

【飞咻】我的救世主


通篇18🔞🚗🚗评论走链接:D





闵玧其现在的生活大概足以用落魄一词来形容了。实际上一切只不过是因为和处了五年的小男友分手了。但也不是无法理解,五年的付出换来的是男友的背叛,论谁都无法接受和释然。

闵玧其觉得自己深陷泥潭之中了,越是挣扎反倒越陷越深,坐以待毙又不是办法,走头无路的感觉让他倍感绝望。

什么时候患上了这种习惯性依赖的病?闵玧其也不知道,他自以为独立自由,而真正意义上自由之后又觉得无依无靠。他急需一个愿意出手相助的人,带他逃离噩梦。

事实上闵玧其没有积极的做出行动,他只是享受了一场性事,暂时淡忘了前男友带来的痛苦。419对象是自己送上门来的,从他熟练的报出闵玧其喜欢的酒名和香烟牌子时,闵玧其甚至怀疑这个天使般长相的男人早就对自己图谋不轨。

“我叫金泰亨。”

第一次遇见上来就自报家门的家伙,金泰亨拿着酒杯的手微微抬起,示意闵玧其接手。

“闵玧其。”

接过酒杯,与对方碰杯后一饮而尽。他们在里头兑了不少威士忌,自从交了对象后闵玧其喝酒的机会少之又少,没想到自己这会不胜酒力,几杯下去竟然险些倒在人怀里。

“交给我吧,我来救你。”

他听到金泰亨这样说,突然来的安心让他毫不忌讳的扑到金泰亨怀里。金泰亨凑过去谜眼轻抬人下巴在他嘴唇上轻轻一吻。咬住闵玧其软舌舌尖牙齿轻轻蹭过再意犹未尽的又亲一口才松开他勾唇。

“依赖我吧,闵玧其。”

闵玧其像是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环住金泰亨的脖子,双唇间出现间隙时不满的凑近在他嘴角轻吻一下。

“你会丢下我吗?”

金泰亨将唇面贴着闵玧其的脸侧亲一口轻轻抚摸他的后颈。任了他的动作把人搂紧在怀里。

【飞咻】搞猫需要标题吗(300粉点文)

⚠️单纯为了搞猫
⚠️ooc肯定的

(车放评论链接移步到微博!)




等闵玧其在床上被折腾的欲仙欲死的时候,他才后悔不应该先示弱。

闵玧其和金泰亨吵架了,情侣之间的小打小闹是家常便饭,可金泰亨这次却意外的认真起来,平时第一个怂拉着耳朵来道歉的小老虎也开始咬人了。

闵玧其最受不了的大概就是冷处理了,特别是被金泰亨温暖喜欢了,突如其来的冷反而更加让他不适应。

不过是因为闵玧其偷摸进酒吧被发现了而已,虽然当金泰亨发现时,闵玧其已经醉倒在一个陌生男人怀里。好吧,占有欲在作祟,金泰亨这次可没法忍。



“泰亨…怎样才能原谅我嘛。”

终于忍受不住这场冷战的闵玧其难得在爱人面前撒起娇来。金泰亨必然是心软了,但他下定决心绝不认输。

“……金泰亨!”

自己率先退步对方却不领情,闵玧其似乎开始火大了,但又被金泰亨一记眼刀吓到。

“我…你做什么都可以!”

“真的?”

金泰亨终于给出了回答,到这里已经没有退路了,即使闵玧其猜到了事情的结果。

“……嗯。”

“那哥哥知道该怎么做的。”